打开明升88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打开APP

张小平离职背后:中国两大航天集团为何成不了NASA?

文韵未央2018-12-13 11:21:18

摘要: 而纵观整个事件,笔者以为中国两大航天集团应该做出一定的反思总结,为何成为不了NASA?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简称NASA ),又称美国宇航局、美国太空总署,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行政性科研机构,负责制定、实施美国的太空计划,并开展航空科学暨太空科学的研究。

  NASA是目前世界上最权威的航空航天科研机构,与许多国内及国际上的科研机构分享其研究数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定于当地时间2018年4月16日晚发射“凌日系外行星勘测卫星”,寻找太阳系外行星,期望发现可能孕育生命的“另一个地球”。

  9月27日,一篇题为《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刷屏。

  文章大意为:原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一名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此前在该单位不受重视,年薪只有12万,提出辞职也没引起领导重视。而当张小平跳槽到民营航天创业公司蓝箭航天后,年薪超百万,原体制内院所也幡然醒悟:这个“灵魂人物”的离职会“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发公文希望通过行政力量留下张小平。

  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当日晚间作出回应,重点有二:一、这份公文是真实的,但张小平是“未经批准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要求张小平继续履行聘用合同,按脱密期管理规定回所脱密”。二、张小平本人的科研实力并不足以影响载人登月,“承办人因急于达到让其回所脱密的目的,在材料中措辞失当,夸大了张小平在所参与研制项目中的地位和作用”。

  而纵观整个事件,笔者以为中国两大航天集团应该做出一定的反思总结,为何成为不了NASA?

  第一:需要加强人才管理,完善待遇和晋升空间机制,笔者以为这是中国两大航天集团最迫切需要改变的问题。

  中国航天业的“马斯克们”正在遭遇中国式困境:体制内院所的收入已经支撑不起他们的报国情怀,而选择出走,原单位又不愿轻易放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知足朴素的中国人所追求之简单,稳定,无后顾之忧,这样的工作单位足以使科学家们在岗位上奉献一生。而航天集团人才时常流失的状况频发,暴露出来的是人才管理机制的较大滞后。最主要的是经济待遇和日常“情感管理”的缺失。

张小平离职背后:中国两大航天集团为何成不了NASA?

  如第六研究院院长回应的:“但因优秀的骨干较多,所以对全局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样的表述也许符合事实,但与好的用人管理学还有差距。其实,每个人都希望被重视。现代管理学更倾向于认为:企业对每一个人才,若能表达那种他“不可或缺”的需求感,恰恰可以激发其归属感,让其全心全意工作。毕竟,没有人希望成为看不见的原子,“悄无声息”地存在,优秀人才更是如此。

  事业留人、待遇留人、制度留人、情感留人,这是每个企业都明白的用人之道,而落到实处则需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留人用人不在一朝一夕”。与其“萧何月下追韩信”,不如留人功夫在平时。才到用时方恨少,人逢缘尽却难留。留人用人不在一朝一夕,平日里对员工诉求的倾听、工作的支持和职业规划的引导,都会增加员工的归属感和向心力。非要到离职之时再谈心,人去之后求仲裁,只能说明人才工作不到位,留人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对此,笔者以为提高科学家们的经济待遇是刻不容缓的,无论是职称还是其他软文化关怀,都是辛勤工作的员工所需要的。

  其二:民营企业对体制内人才的求贤若渴。

  SpaceX 的成功已经向世界证明了火箭这门生意的可行性,而要将航天由“事业”变为“行业”,“军转民”是必由之路,这其中也包括了体制内人才、技术向民营企业的转移。

  一个数字是:民营火箭公司零壹空间的研发人员80%来自体制内军工集团、科研院所,这一数字在另一公司更是几乎达到100%。这两家公司是目前中国“唯二”真正意义上成功发射过探空火箭的公司。

  “火箭是个高度人才密集的行业,尤其需要参与过实际运载发射、型号设计,经历过失败、做过‘归零’的人。”蓝箭航天投资人、深圳前海通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陈敏此前告诉寻找中国创客,而国内有过实际型号设计经验的研发人员,几乎都集中在体制内。

  民营火箭公司渴求体制内人才,一方面是由于无法像国家队一样,有充足的资本提供顶尖的科研环境。

  军事专家、知名军事评论员董健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因为国企和研究机构有国家资本投入,底子上是民企不能比的,“体制内人才到了民企可能很快就能搞出成果,但前面605次试验的基础都有赖于国家投入。”

  另一方面是它们除了资本上的限制,也迫切需要节省时间。

张小平离职背后:中国两大航天集团为何成不了NASA?

  曾有国内排名前三的民营火箭创业者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对于他们来讲,技术和资本都不构成太大问题,“我们要解决的是和时间赛跑”。

  正如天仪研究院 CEO 杨峰此前曾公开表达的那样:火箭是一个赤裸裸的竞争市场。客户并不在乎你是大火箭还是小火箭、大厂商还是小厂商、固体还是液体、国内还是国外、可回收还是不可回收等等一系列问题,只在乎时间、成本和可靠性。

  此时,谁更安全可靠,谁就能先在民营火箭赛道跑出来。任用体制内研发人员,无疑会为这些公司大大节省先期基础研发所耗费的时间。这也是和时间赛跑的竞争。

  其三:涉及到中美本身的商业航天基础和环境的差异。

  就像SpaceX可以使用NASA的技术和人才,但却不能使用波音和洛马的技术和人才一样,中国的民营航天公司也不可以使用航天科工集团和航天科技集团的技术及人才。两大集团不是中国的NASA,更适合对标波音和洛马。

  因为1998年前后,中国航天科研体系改组为企业体制,中国航天的主要科研力量——就是我们经常听说的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科工集团,已经成为从事经营活动的企业实体。

  据NASA中文官网介绍,NASA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行政性科研机构,负责制定、实施美国的太空计划,并开展航空科学暨太空科学的研究。而与NASA对标的中国国家航天局,其职责是执行中国的国家航天政策,履行政府相应的管理职责。这就大大限制了中国航天企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无法充分发挥航天局的科研实力和活跃度。

张小平离职背后:中国两大航天集团为何成不了NASA?

  在Space X 等商业公司兴起前,美国发射服务几乎由美国发射联盟ULA集团垄断,该集团商业发射标价高达1.4亿美金一枚火箭,被业内称为“黑店”。

  相较于ULA,国内两大集团的发射服务则便宜得多。以长征三号火箭为例,其发射价格为3000万美金,虽比不上充分商业化的 Space X,但也比 ULA 便宜得多。中国航天因此吸引了巴基斯坦等不具备发射能力国家以及摩托罗拉等公司的商业卫星发射订单。

  据业内人士透露,低价恰恰是市场尚未商业化的表现。这一切,都建立在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和基础设施成本之上。

  不知你们能否窥见张小平离职背后隐藏的问题?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
声明:明升88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明升88网」or「www.qian-jin.com」,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明升88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明升88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

明升88APP

明升88网官方微信

GIO俱乐部官方微信

明升88网官方微信

明升88APP

京ICP备0500757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5 taibo.cn